全部>国内新闻

创新50年,难以复制的“未来感”是耐克领跑行业的关键所在

2022-05-26      来源:懒熊体育

对于未来,人类从未停止过思考和探索。而运动的未来,又该如何定义?

作为最具创新精神的品牌之一,在许多企业还在思考答案之前,耐克已经通过无数连接未来的科技、产品和服务将运动的未来呈现在了消费者眼前。回顾品牌50年的发展历程,创新始终是耐克前行的原动力。植根于品牌最深处的创新DNA,让耐克保持着“未来感”从而始终领跑行业。

创新思维一以贯之,穿越50年的传承

时间回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曾是田径教练的鲍尔曼因为不喜欢当时用厚重皮革和金属做的钉鞋,所以想与一些品牌合作做更好的运动鞋,可惜无人响应。不过这并没有挡住他创新的决心和脚步,在当地鞋匠的指导下,他开始研发一款更轻便的运动鞋。


创新50年,难以复制的“未来感”是耐克领跑行业的关键所在


鲍尔曼把跑鞋锯开,尝试用金属、塑料做的钉鞋底与包括袋鼠皮、天鹅绒、蛇皮、鹿皮,甚至鱼皮等几十种织物材料做的鞋面相互搭配做试验,结果都不理想。

直到1970年的一个早上,鲍尔曼在吃早餐时突然萌生了用华夫饼烤盘来做鞋底的想法。通过在烤盘里加入用融化尿烷做的“面糊”,他最终开发出一种像华夫饼一样有凸起的网格纹路,弯折性好、富有弹性、抓地力强的轻质橡胶。

在这种材料的加持下,一双新款跑鞋“Moon Shoe circa 1972”登上1972年奥运会选拔赛的舞台,并且推动了耐克Waffle Trainer跑鞋系列的诞生。

用华夫饼烤盘来做鞋底,这种想法前所未有,甚至现在听起来都有些荒诞,但正是鲍尔曼的天马行空和坚持不懈,才诞生了这一突破性的产品。

作为耐克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鲍尔曼在公司创立之初就将创新精神植入到企业DNA中。大家所熟知的“阿甘鞋”Cortez系列,也是在这种企业文化熏陶下所诞生的一个爆款系列。

尽管产品研发有许多困难,但耐克坚信通过更好更创新的产品,能够帮助运动员发挥更高水平。在这种心态驱动下,耐克打造出Nike Air、Pegashus 1-39:耐克飞马跑鞋、疾速家族、球星签名款篮球鞋等一系列产品。这些产品并不是完全独立的项目,而是随着耐克科技的不断精进而涌现出的“新生力量”。

以Nike Air为例,作为耐克的核心技术,它的出现让运动鞋的中底、外底有了更多创作、设计的空间,也为之后更多高性能产品的出现和迭代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时,Air气垫的持续进化,也进一步佐证了耐克对创新的不断追求。

与“华夫饼”外底一样,Air气垫的诞生同样源于一次天马行空的设想。


创新50年,难以复制的“未来感”是耐克领跑行业的关键所在


弗兰克·鲁迪(Frank Rudy)是前NASA员工,他当时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将惰性气体注入气囊,然后放在鞋子的中底里提供缓震。在被多家鞋类品牌拒绝后,1977年,鲁迪得到了耐克的认可。

1978年,耐克首度在Air Tailwind这个鞋款上使用Air气垫,由此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时至今日,Nike Air创新生产中心与位于密苏里州圣查尔斯的另一座工厂已经合作生产了35亿只Air气垫,嵌入到无数产品的中底中。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耐克对Air气垫的运用不仅不断适应和满足新科技、新运动的需求,还在材料、形态、设计上都做了诸多创新。例如1987年,耐克著名设计师汀克·哈特菲尔德(Tinker Hatfield)就在Air Max 1上首度启用气垫可视的设计;10年后,Air Max 97上则第一次使用了全掌Air气垫的配置。

正如Air气垫的迭代和进化一样,耐克始终在以创新思维推出新科技、新产品,让用户在畅想未来时,却发现“未来”的运动科技已经穿在身上、用在脚下。这些创新的灵感往往源自现实需求,而以此研发出的产品又能继续帮助用户获得更好的运动表现。通过对运动员的了解和紧密沟通来让需求和研发实现正循环,是耐克创新DNA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一过程中,耐克运动研究实验室(NSRL)发挥的作用,不可谓不大。

1980年,耐克在新罕布什尔州埃克赛特镇设立研究实验室,成为品牌创新的重要阵地。如今坐落在耐克全球总部园区的勒布朗·詹姆斯创新中心,占地面积是它前身的五倍大,拥有篮球场、跑道等多种运动场所、庞大动作捕捉装置和身体测绘设备等精密仪器以及四个可模拟各种环境条件的气候室。通过对到访的运动员完成数据采集,量化他们的运动环境、运动数据和产品意见反馈,结合洞察来驱动一代代更强大的产品创新。


创新50年,难以复制的“未来感”是耐克领跑行业的关键所在


值得一提的是,塞雷娜·威廉姆斯大楼不久前也在耐克全球总部正式落成。有了小威大楼,耐克又多了一个与运动员深入沟通的场所,科研创新更是如虎添翼。

为“她”创新,让世界看到女性力量

耐克对“未来”的探索,不仅关乎运动科技,也关乎运动人群。

现如今,女性参与运动已是稀松平常的事,但40多年前,社会对于女性运动人群缺乏足够的重视,诸多局限制约着女性群体。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奥运会的女子跑步项目最长距离不超过1500米,因为当时外界认为女性群体的体能无法应对更长距离的比赛。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耐克仍然坚信女性运动员可以冲破这些束缚,也看好女性运动市场的发展潜力。于是在1978年,耐克毅然决然地启动Nike Women业务线,并作为核心业务来推进,还推出了以女子华夫训练鞋为主打的产品系列。事实证明,耐克选择的方向是正确的。


创新50年,难以复制的“未来感”是耐克领跑行业的关键所在


1981年,国际奥委会决定在1984年奥运会设立女子3000米和马拉松项目,打破了针对女性运动人群的偏见。为了庆祝国际奥委会的这一决定,耐克特地发布了“奥运会从此不同”(The Olympics Will Never Be the Same)的广告片。

值得一提的是,在40年后的2024巴黎奥运会上,男、女运动员比例将各占50%,奥运会历史上首度实现性别平等。奥运赛场从消除偏见、歧视到最终实现男女平等,也显示出耐克提前布局女性运动赛道、持续支持女性运动的前瞻性。

如何继续激发女性运动人群的积极性,帮助她们建立、保持运动习惯,这是耐克探索未来时持续关注的一个大方向。

1988年,耐克以铁人三项运动员乔安妮·恩斯特为主角的广告,在聚焦女性运动员的同时,更成为耐克最早的Just Do It电视广告。而在2000年,耐克推出了当时品牌最公开的女性运动推广活动——耐克女神(Nike Goddess)。

2019年,耐克发布广告片“Dream Crazier”,讲述一群勇于冲破障碍,在赛场上发挥出色的女性运动员的故事,并希望借此来激励女性运动人群。而在国内,耐克通过与李娜、王霜、蔡雪桐、刘湘等一批女性运动偶像的合作,借助榜样的力量,激励女性运动人群参与运动,追求卓越。

除了打破针对女性运动人群的刻板印象,帮助其培养运动习惯之外,耐克也致力于为女性运动人群提供合适的运动装备,从她们的角度出发来设计产品,从而提升她们运动的积极性。自2019财年以来,耐克用于支持女性专项创新的投资费用增加了一倍多。

以Swoosh Fly系列为例,耐克根据女性篮球运动员的身形和特点,打造了背心、短裤等8件单品。在产品设计过程中,耐克的设计师们充分倾听了女球员们的想法,针对男性篮球短裤大腿处偏窄的特点,Swoosh Fly的短裤扩大了裤腿开口的直径,并且采取高腰的剪裁设计,使得短裤更加合身。此外,该系列背心还采用窄肩带的设计,使其在运动中不会左右滑动,解决了女球员们时常遇到的困扰。

Swoosh Fly系列的诞生,证明耐克对女性运动人群的重视和洞察并非“纸上谈兵”。自2017年起,在耐克运动研究实验室参与项目研究的女性运动员数量已经翻倍。同时,17位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组成了耐克运动员智囊团,他们会针对耐克的公司政策提建议,当中也涉及女性运动领域。

耐克为女性运动人群的考虑并不止于Swoosh Fly系列,Nike Yoga系列以高弹、轻质、柔软和修身的Infinalon创新型面料,服务所有性别、体型的消费者;Nike Alate Bra和leggings强调灵活性、舒适性,支持女性全天候的运动;Nike M系列注重时尚和性能,以运动科学打造孕妇服饰。


创新50年,难以复制的“未来感”是耐克领跑行业的关键所在


在服饰之外,为了设计出让女性感觉穿着舒适又外观好看的鞋类产品,耐克同样卯足了力气。耐克在全球拥有2万名女性“试穿员”,包括成年女性和女童。在试穿过不同鞋码的产品后,她们会提供外观、性能、鞋码合适程度和穿着感受等方面的反馈。结合耐克运动研究实验室对数千名女性脚型扫描后获取的科学数据,耐克进一步了解到女性消费者的真实需求,设计出更合理的产品。

耐克在产品设计上,考虑到了不同年龄阶段、不同种族背景、不同运动项目的女性运动需求,推出了足够精准和多样化的产品系列,在满足特定需求的同时,也展示了耐克对于女性运动科学的重视。

产品有了,服务也得跟上。比如通过对女性实际需求的深度洞察,耐克在线下门店的设计理念上也针对女性进行了专门优化,并希望能够通过这些门店为女性提供符合她们节奏的消费和运动体验,为女性提供更多选择。在这一理念驱动下,Nike上海静安邻里体验店以及Nike北京三里屯邻里体验店应运而生。无论是选址、店面布置、选货和陈列、服务还是活动安排,这两家门店都体现出耐克对女性用户的高度重视。比如,门店内有更多可选的运动内衣产品,整体陈设也更讲究时尚好看。另外,店内试衣间特意设置了自然光、瑜伽室和健身房三种亮度,消费者可自行调节,观察运动装备在不同光线条件下的穿着效果。

同时,从女性需求出发,重视女性用户体验的理念也贯穿到了耐克其它线下门店中。上文提到的试衣间可变灯光,也被应用到了今年1月开幕的耐克北京品牌体验店内,而在耐克上海001,女子试衣间外专门设置的休息区域摆上了龟背竹和散尾葵,提供常温和冰镇两种矿泉水,不可谓不贴心。

当大家对于女性运动员的能力还有所怀疑时,耐克就已经对女性予以声援和支持;而当大家都意识到女性运动人群的重要性时,耐克早已先行一步为女性量身打造了创新产品和贴心服务,不一而足。远见成就未来,耐克早就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女性运动鞋类和服装公司。

创新开脑洞,耐克告诉同行环保还能这么玩

一段时间以来,在运动世界里,除了产品性能,环保程度也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标准。与关注女性运动赛道一样,耐克在绿色可持续方面也是很早就起步了,耐克设计和创新团队在追求可持续设计解决方案的道路上,已持续探索超过30年。

考虑到用于制造产品的材料约占整体碳足迹的70%,耐克从材料创新出发,研发了Nike Flyleather、可回收聚酯纤维等多种新材料。根据耐克不久前发布的《影响力报告》,2021财年,耐克通过使用环境友好型材料而减少的温室气体总排放量达到123367吨。

新材料的研发、使用在绿色可持续方面的效用立竿见影。以Nike Flyleather为例,与传统皮革相比,其在生产过程中可减少90%的用水量和80%的碳排放,而且在重量减轻40%的同时,耐用度还提升了5倍。Nike Flyleather不仅降低生产过程中的能耗,高耐久度也意味着同一时间段内产生的废弃物更少,体现了耐克在生产和使用两大环节中贯彻的绿色可持续思路。

除了以上新材料外,耐克的Flyknit在环保方面也做出了突出贡献。2012年,耐克首度发布Flyknit飞线编织技术。与其他材料相比,Flyknit在生产过程中平均能减少约60%的废料,而且在轻质、透气、贴合度等方面的性能更加优秀。

对于耐克来说,环保和性能并不是矛盾关系,在实现环保目标的同时,提升材料、产品性能,这也是品牌创新理念中的重要一环。

基于Flyknit的优异性能,耐克打造了Flyknit Racer、Flyknit Trainer+等经典跑鞋,还运用在科比9代、Magista、Vapor Ultimate等篮球、足球、橄榄球鞋款上,帮助运动员有更好的发挥。

将于2022年6月和2023年发布的新品ISPA Link和ISPA Link Axis,是耐克在可循环产品设计上的最新思考。这两款新鞋采用了100%可分解的材料,而且每个部件之间采用联锁模块式设计,组装时完全不用胶水或粘合剂。这样不仅能降低生产过程中的能耗和污染,在产品回收拆解、再加工重复利用等环节上也更加方便,能节省不少人力成本和能源成本。

未来,耐克会将这种设计理念推广至其他产品线。这样一来,可供回收再利用的产品就会越来越多,最终形成良性循环,持续地降低产品在生产、使用、回收、再利用等各环节上的能耗和污染。

从突破想象的华夫饼鞋底和Air气垫,到对女性运动先于时代的激励,再到为了保护人类未来的运动场而做出的努力,耐克用50年的历程诠释了运动不息,创新不止。下个50年,运动仍有无限可能,而拥有“未来感”的耐克,又将带给我们怎么样的新未来?

在线咨询

姓名:

手机:

留言:

分享到:

热门品牌

月芽儿 意尔康 西遇 牧童 斐乐 依思Q 查看全部

相关新闻

热点 国内 国际 品牌 专访 营销
国家统计局:2021年全国服装鞋帽销售额同比增长12.7% 消费行为下的家国情怀——20世纪30年代中国国货运动再思考 耐克阿迪减速 波及滔搏零售 5月工业企业利润改善 未来盈利状况有望进一步修复 国家统计局工业司高级统计师朱虹解读工业企业利润数据 查看全部
登录 | 注册 | 反馈建议 | 联系
手机版 电脑版
业务咨询热线:180 2868 1251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网站100强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ICP编号:闽B2-20110084-2